MyException - 我的异常网
当前位置:我的异常网» 综合 » 中国户籍制度岂能与奴隶制比照

中国户籍制度岂能与奴隶制比照

www.myexceptions.net  网友分享于:2013-04-10  浏览:4次
中国户籍制度岂能与奴隶制相比?

       4月7日下午,春华资本董事长胡祖六在“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”的“城市化的质量分论坛”上认为,户籍制度是计划经济时期的遗留,在今天已非常不合理,既不效率也不公平。在胡博士看来,户籍制度是中国特有的安排,中国从建国以后引进户籍制度,那时候是计划经济,整个就业机会、粮食的供应,到住房、日用消费品的供应非常短缺,所以政府引入户口制便于统一安排,而现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我们关心社会正义,所以只能将户口制度与人类奴隶制相比。  

     在世界上的两百多个国家里面,只有中国、朝鲜、贝宁三国对本国的国民实行严格的户籍管制制度,这种制度一直被国内专家所诟病。从表面上看,目前我国城镇化率已达51.27%,但城镇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却只有35%—38%。大量农民工实现了地域转移和职业转换,但还没实现身份和地位的转变。近2亿生活在城镇里的人没有城镇户口和享有城镇居民待遇,很多农民工出现“就业在城市,户籍在农村;劳力在城市,家属在农村;收入在城市,积累在农村;生活在城市,根基在农村”的“半城镇化”现象。所以胡博士急切希望中国取消户籍制度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 笔者认为,取消户籍制度已是大势所趋,也是人心所向。近年来,我们看到许多城市已经放宽了对入籍居民的审核要求,只要外来人员在本地有正当职业,并且缴纳当地的社保,以及居住时间达到一定年限之后,就可以成为当地的市民。这说明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正在逐渐推进之中。但是户籍制度取消与新型城镇化一样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不可能一蹴而就,否则就会出大乱子的。

      让我们试想一下,如果现在立即取消户籍制度。那么大家都拼命向一二线城市涌入,这会导致学校、医院接纳能力处于瘫痪状态,交通将会堵塞、环境更加污染。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,大量人口的涌入意味着要增加更多基础施施投入,提供更多的社会公共服务,包括医疗保障和养老等,这无疑会使其立刻陷进入不敷出的状态。目前中国的城镇化率相当于美国十九世纪的水平,美国的城市化率从50%到75%花了整整50年时间,因此我们不能盲目叫嚷着要取消户籍制度和推进新型城市化,而是要考虑如何让农民变成市民,在城镇中定居下来,更好的融入到城市中去。那么政府部门在取消户籍制度中应该做些什么呢?

      首先,尽快缩小城乡二元差距。专家们曾指出,近2亿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没有城市户口和享有城市居民的待遇。那我想请问一下,这些农民工为啥要背井离乡,不远万里的跑到大中城市来打工?这就说明了,我国的就业机会、医院设施、教育机构等社会资源过度集中在少数几十座大中城市内,这不仅会加大这些城市人口密度,也会使当地政府很难拿出巨资,让外来人员享受与本在人一样的市民待遇。

     笔者认为,要取消户籍制度和推动新型城镇化之前,政府部门必须让大中型城市中的一些资源向村镇转移,做到社会资源的合理分布。这样能让农民工在转成市民之时,深切感受到,自己在家乡附近的城镇一样可以找到工作,一样可以得到有较好的受教育机会,在生病后一样可以得到良好的医治,那么他们又何苦要涌向大中型城市呢?曾有媒体报道,英国的一个普通小镇上,就有三家知名大学,所以当地人自然不必向往着首都伦敦大学生活了。

     再者,在取消户籍制度之前,中国政府必须要将高房价降下来,要知道农民工进入城镇,成为市民,必定要安居才能乐业。如果一座小小县城的房价都被抄到6000元/平米以上,中型城市房价过万,大型城市的房价数万。那么外来人员因无钱买房,而很难真正融入到这座城市,就算现在取消了户籍制度,又有什么用呢?他们也只能租住在城市中的贫民窟内。印度没有户籍制度对人口的约束,但在其大城市周边却有规模庞大、设施很简陋、治安极混乱的贫民窟,这难道是我们所乐见的吗?

     最后,在取消户籍制度之前,各级地方政府必须转变政府职能,由原来投资型政府转向公共服务型政府,否则就算户籍制度取消,农民工也难享与当地市民一样的保障待遇。烟台市市长曾经测算过,每安置一位外来人员成为市民,该市就要付出约70万左右的政府投入,所以地方政府对外来人口的导入并不会很积极。试想地方政府如果沉缅于靠基础建设投资来拉动GDP的增长,那他必然在投资方面倾注更多的精力和财力,于是在民生保障方面的投入就会大幅减少,更不要奢谈斥巨资来接纳大量外来人口了。 

     中国的户籍制度该不该取消?我觉得很有必要,因为取消之后就能让更多农村人口享受到市民的待遇,这样社会就更加公平正义了。但是中国的户籍制度并非胡祖六博士所讲的那样,等同于人类的奴隶制度相比,也并非一夜间就可取消。我觉得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如利率市场化改革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一样,要有一个逐步推进过程!作为政府部门除了放开准入门槛之外,还先要解决城乡资源分配的严重失衡问题,然后让各城市房价回归居住属性,真正打开城镇化之门。最后地方政府转变职能,更多的把精力关注于民生问题,更多的将资金投入到公共服务领域,而非投资之上。唯有这几步棋做完了之后,取消户籍制度之后,广大的农村人口才能真正分享到与市民一样的待遇。

文章评论

软件开发程序错误异常ExceptionCopyright © 2009-2015 MyException 版权所有